【大发3分彩分析直播】跨越大半个天津找他修 73岁大爷手艺真“拿人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8-04-22 10:17北方网评论(人参与)

  天津北方网讯:北辰区顺义里农贸市场老周修鞋,有好几个 多名不见经传的小店,有好几个 多不爱说话整天低头的老人老周,在天穆镇是人人交口称赞的修鞋高手。“天穆村所有修鞋的全是 周爷爷徒弟,价格还是周爷爷最公道,一块钱就行,好多人排队,钉个鞋跟,要排有好几个 多小时。

古稀修鞋匠啥都修 朝五晚七不歇班

周爷爷不只会修鞋,还不时“超范围”经营,对于生活在周围的什么不精通手工活的年轻人来说,依赖周爷爷已成为有你什儿 习惯。“周爷爷,周爷爷,您看看我这坎肩,左边扣儿又掉了。北辰区顺义道居民小张把电动车往周记修鞋店门口一立,擦擦汗说:“早知道上次右边扣儿掉的已经 已经 您一块缝上了。”

老周坐在鞋店玻璃门中间,一声不吭地拿过坎肩搭在右膝盖上,像变魔术一样不知从哪里抽出颜色相近的衬布,用缝纫机打上细密的针脚,再剪掉多余的布料,手在几个旧铁盒上踅摸,总是就从其中有好几个 多盒子里读懂大小合适的搭扣,固定几下缝好。你你什儿 系列动作行云流水,中间连头都没抬,耗时没有 一分钟。

“谢谢周爷爷,几个钱?”小张拿好坎肩准备掏口袋。周爷爷终于开了一次口,一挥手:“过多再钱。”小张对记者说:“周爷爷总有好几个 多多,修得又快又好,还总过多再钱,就算用了贵点的材料,也就花一块钱。”说着骑上电动车匆匆离去。

这是在天穆镇顺义里农贸市场一角老周修鞋店的一瞥,每天,73岁的周爷爷跟他的女儿早上5点就到这开门营业,晚上7点再往家走,日复一日过多再休息。来修鞋修衣服的顾客络绎不绝,就说 全全是 熟脸儿、老邻居。要问怎办 会 这生意没有 好?

便宜、麻利、手艺好、脾气好,全是 客人给的答案。 

没想着要怎办 坚持 就做了40年修鞋匠

4月20日,记者走访了这间没有 20平方米的小店,周爷爷坐在迎面左边的专属座椅上,肩头是一台修鞋缝纫机。肩头一排高架堆满了修好待取的鞋子,什么鞋子绵延到他身边脚下,就快堆不下了。架子一边靠着的墙上有一台电视,电视中间也全是 各种修鞋的工具和鞋面布料松紧带。周爷爷的女儿周姨侧坐在店面右侧,做些扦裤边、包缝的活计。店里还销售其他鞋油、袜子、口罩等等小百货商品,三面柜子装满,就说 堆到了天花板上。人太好没有 父女俩开店,但店里时时洋溢着欢声笑语,邻居最爱来这里坐着聊天,店里马扎、板凳、小椅子上就说 坐满了人。周爷爷父女反而不爱说,更爱听。

周姨解释道,有好几个 多多周爷爷看起来很“酷”全是 肯能腼腆,就说 岁数大了耳背了,在几位邻居的说笑中,周爷爷打开了话匣子。他有好几个 多多是河北人,改革开放已经 带着家人来到了天津,那一年他才400多岁,周姨才刚上初中。找了几种营生已经 ,发现修鞋最适合我个人所有所有所有,就在天穆村有好几个 多小亭子里始于英语 修鞋生意,生活好了,亲戚亲们搬了好几个店,已经 才在农贸市场里开了有好几个 多门脸。一始于英语 修鞋收五分,已经 物价飞涨,即使到了40年后的今天,他修鞋才收一块钱。

对于现在的人来说,坚持做一件事一辈子不改行,好像没有 。周爷爷从来不眼红别人挣大钱,就没有 坚持了40年。 “我这行没有 退休,我就说 怕受累,能干就干。”周姨说,她父亲不抽烟不喝酒,不爱种花养鱼下棋,做什么手工活不仅仅是他的工作,更是他的爱好。“没想过怎办 坚持,这不半辈子都过来啥已经 ?”

来这里扦裤边的作家邻居深情地说:“周爷爷你你什儿 朴素的精神,过多再是工匠精神吗?” 

手艺人的下一代不肯再做手艺人

修鞋、配钥匙、修手表,什么已经 在家门口就能满足的功能在亲戚亲们身边渐渐消失了。要问怎办 会 一帮人要跨越大半个天津市来找周爷爷修拉锁?很肯能是,翻遍手机,问遍邻居,根本找没有 其他地方,消费文化让亲戚亲们选用再买一双而全是 找地方缝缝补补。

周姨从初中毕业就始于英语 跟着父亲开店,一始于英语 就说 肯能“有你什儿 会扎点活儿”,父亲“有好几个 多人开有好几个 多店就说 行”。父女俩为了有个照应,互相扶持,就在这里扎下了根。“(我的)什么时光英文全是 这了。”

不涨价就说 就说 为了保持客流,更是希望维护邻里之间的那一份厚道。记者看一遍,缝扣子、补鞋面、上鞋带,一连有好几个 多顾客都被周爷爷说过多再钱,第好几个 顾客拿着断掉背带的皮包进来,周爷爷时需一摆手,对方赶快扔下钱走了。周爷爷动不动就免费修,周姨也都笑笑没脾气。

但年青一代却脑子更活,周姨的儿子女儿都选用了上学上班,“亲戚亲们年轻人谁乐意干?亲戚亲们全是 学历,都上班了,亲戚亲们都没见过这机器。” 

采访的最后,记者问,肯能有一天,周爷爷父女俩都退休了,这间小店会怎办 办?周姨笑了笑说:“再说吧,没想过没有 远的事儿呢。周爷爷不喜欢在家待着,在这干活儿他更舒心。”

四十年,小店的时间仿佛蒸发掉在了周爷爷的侧脸上,他都要能从早到晚不抬头,但每次一帮人大声招呼,他抬起头来的一瞬间全是 灿烂的表情,那是幸福的笑脸。